新闻
 

大世界回来了

王嘉宁
2017-04-07 10:46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电邮给朋友

   当年的“远东第一游乐场”终于在迎来自己百岁生日之际,重回江湖了。


停业13年后重新开张


   去年刚刚抵沪后,曾参观已故连环画大师贺友直的作品展,留意到其中一幅漫画。图画中央,是一个拥有高高塔尖的四层西洋式建筑,门口匾额上自左向右写着“大世界”三字。其余部分均被人物填满,细看后可发现,画面中有唱戏的、有杂耍的、有跳舞的,楼梯间回廊上挤满了游客,或聚精会神、或交头接耳,拥挤而富活力。如同欣赏《清明上河图》,独属于大都会的那种烟火气,隔着几层似乎都能够嗅到,而老上海的市井娱乐仿佛都凝聚在这个叫“大世界”的地方。


   “大世界”最初由上海滩实业大亨黄楚九创建,于1917年正式开业,距今恰好一百年。地址位于如今延安中路西藏南路口,即曾经法租界与公共租界交界处,可谓城市心脏地带。有说法称,因为地处法租界,所以当年特意选在法国国庆日(7月14日)开幕。


上海大世界外景,随着时代变迁,上海大世界经历数次更名,曾有“荣记大世界”、“上海人民游乐场”、“东方红剧场”、“上海市青年宫”,最终于1987年1月25日恢复原名。(经济通通讯社驻上海记者王嘉宁摄)


   创设之初,“大世界”便可谓包罗万象,既有魔术杂技,亦有南戏北剧,中西餐馆、影院书场也未缺少,甚至还出现摩天轮的身影。虽然“大世界”并非沪上最早的游艺场,但弗一亮相便风头无两,令同业相形见秽。


   时至1949年乃至改革开放后,“大世界”都是最吸引上海市民的娱乐场所,也是外地游客的必经之地,向身居北方的家中长辈打听,对大世界均耳熟能详,更讲起被青帮大佬黄金荣掌管、走出京剧“冬皇”孟小冬等故事。无奈2003年非典期间,“大世界”停业修缮,空留一身驱壳供市民游人远眺观瞻。


上海大世界中庭的楼梯回廊,沿用1930年代设计修缮,可作为观赏舞台表演的观众席。(经济通通讯社驻上海记者王嘉宁摄)


中庭大舞台举行大世界开业仪式,由6位非遗代表参与剪彩。(经济通通讯社驻上海记者王嘉宁摄)


   好在阔别13年后,“大世界”在上周五(3月31日)正式重新迎客,令老上海生活图卷的拼图又多回一块。


“不到大世界,枉来大上海”


   曾经的“大世界”就像今天的迪士尼,是上海滩娱乐业的当家花旦,况且“大世界”开幕比全球第一家迪士尼乐园还要早38年,市中心的地理优势也是上海迪士尼望尘莫及。而对于上海人,这里更承载着数代人的童年回忆。


   重开首日,我在入口门厅与一位老先生闲聊,惊讶于他白发鬓鬓却清早6点就赶来排队,成为当日第二个入场者。他一手握着单反相机,笑容始终挂在脸上,滔滔说道,他念小学时就常来“大世界”玩,一玩就是一整天,上海话将“玩耍”说作“白相”,来大世界玩就是“白相大世界”,这也是属于上海人的俚语。如今重访,既是重温童年,也希望将记忆传承下去,并专门带着已定居于墨尔本的女儿和外孙女前来。至于童年中最深的回忆,便是在大世界照哈哈镜,他边说边指着门厅中的13个大家伙。



两位长者体验大世界新增的电子哈哈镜。重新开业首日,不少中老年市民前来参观。(经济通通讯社驻上海记者王嘉宁摄)



摆放在一楼门厅的二面哈哈镜,其中左边为1917年开业后使用的哈哈镜,可看到镜面裂纹,右边为唯一一个仿制的哈哈镜。(经济通通讯社驻上海记者王嘉宁摄)


   靠墙摆放着的13面哈哈镜中,只有一面是后来仿制,其余12面都是自“大世界”开业一路保存至今,见证了“大世界”百年间的风雨沉浮,又不知记录了多少人的笑靥欢声。曾经的孩童如今都已长大乃至故去,而重装上阵的大世界尽管样貌修旧如旧,终究也不再是当年的大世界。


承载会议,传承非遗


   重新起航的“大世界”不再定位为娱乐场,而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活态传承平台。在新设立的非遗原生态厅内,甘肃裕固族服务、陕西凤翔泥塑、无锡精微秀、海派玉雕等传统技艺的传承人现场展示制作工艺,并与游客交流。亲眼看到师傅们或拨开一根根比头发还细的丝线、或分毫不差地挥动画笔刻刀,着实让人心头一痒,尤生敬畏。据管理方介绍,非遗原生态厅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邀请不同的传承人前来展示互动,以期公众能接触到更多传统文化。


大世界二楼的戏曲茶馆,使用八仙桌和长板凳的复古装潢,舞台会进行曲艺表演以及京剧昆曲的化妆展示。(经济通通讯社驻上海记者王嘉宁摄)


   “大世界”还开设非遗传习、非遗美食等展区,仿佛化身为一座位于都市中心的非遗博物馆,而中庭舞台仍戏剧曲艺不断,哈哈镜前又复人头攒动,仿佛仍是那个熙熙攘攘的游艺园,混搭的身份似乎放眼国内也难找第二家。对于曾以“新奇”致胜娱乐业的大世界,此次创新倒似乎继承了精神内核,而百年间数度易手更名、两次歇业的坎坷经历也与传承文化的使命颇为暗合。如今的上海已拥有迪士尼、欢乐谷等消遣去处,“大世界”或许可以依靠非遗传承加游乐的独特属性再度成为沪上一面不可取代的招牌,“不到大世界,枉来大上海”的口头禅兴许又能再度传开。

其它沪上漫笔

十大人气排行

  • 评论
  • 新闻
  • 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