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满城尽飞杨柳絮

黄燕明
2017-04-12 11:16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电邮给朋友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花开的季节才开始没多久,嫩嫩的绿芽这几天争相长出,好像突然就变成了绿叶繁茂的大树。繁花似锦,阳光一点也不刺眼,一片春光正好,正是赏花好时节。春天的北京虽然可爱,但有样东西,但却让人甚是烦恼,这就是——飞絮。


杨柳速生、耐干旱,自古以来是北京主要树种


   最近,一片片白雪似的东西在京城的各个地方出现,冲击着马路上的行人。它们体态轻盈,呈白色絮状,看起来并无威胁,甚至还有点可爱,可是一旦密集袭来,能够让经历过沙尘暴、严重雾霾等大场面的北京人仍叫苦不迭,飞絮会钻到人们的眼睛和鼻孔,影响视线和呼吸。尤其对那些容易过敏的人,更有可能造成皮肤过敏,严重的话刺激呼吸系统疾病。让人难受程度不下于严重的雾霾。北京的飞絮到底来自哪里呢?这就要说到北京随处可见的杨柳。


   据说,宋美龄十分喜欢梧桐树。上世纪,蒋介石不远万里从法国运来了宋美龄钟爱的悬铃木树种,从美龄宫一直栽到中山北路,满街的梧桐树,都是他为她种下的情和爱,从此南京的背景里飘满了梧桐树叶。南京的梧桐是带着荡气回场的温柔。北京的杨柳,却没有这么浪漫。


   北京上世纪开始,在马路边、公园里、大街上大量种植了杨树和柳树。杨柳速生、耐干旱、抗逆性强。种植既快捷,成本又低廉。这些速生绿化树种短时间内给城市带来大片绿荫。由于杨柳这些特性,除北京之外,北方很多城市都有广泛种植杨柳。


老北京对柳情有独锺,爱观柳赏柳


   北京的杨柳虽不像南京的梧桐这么浪漫,但却源远流长。从一千多年前的辽代开始,柳树一直被视为绿化北京环境的主要树种,历代多有种植。《北京植物志》载:北京柳树有旱柳、垂柳、红皮柳、黄花柳、山柳、沙柳、蒿柳等,以旱柳和垂柳居多。柳树的适应性强,随处可种,多栽于水边、路侧,柳枝婀娜多姿,极富观赏性。


   说到杨柳的大量栽种,则是清朝康熙治河。康熙37年(1698年),康熙皇帝巡视永定河时,特命直隶巡抚于成龙筑新堤以根治永定河水患,广植树木于堤上以防堤溃,并建议多植柳树。民国时期“京师植木多柳树,易载易生”,“进京之官道两侧柳木成荫,为路人歇憩之佳处”。


杨柳是北京本土植物,故宫外种满杨柳。(经济通通讯社驻京记者黄燕明摄。)


   老北京对柳树情有独钟,除了以“柳”来给胡同街巷命名,如柳荫街、柳树胡同、青柳巷、垂杨柳、万柳堂、柳沟等等,还有“三月赏柳”、“春食柳芽”等习俗。所谓“看柳”,就是初春柳树染上新绿时,观赏绿柳依依,婀娜摇曳的风姿,尤其是水边堤上的垂柳,因为有水的映照,更显得生机勃勃。《红楼梦》里有“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的诗句。


飞絮时长约三周,让杨柳“断子绝孙”解决


   只可惜当时的人并未想到,杨柳飞絮会给人带来如此大的影响。现在杨柳的疯狂生长,无处不在,成了一大麻烦。当春天降临北京时,很少有什么东西像飘着飞絮的杨树那样招人讨厌。


   气象专家介绍,根据多年物候观测,北京一般4月中下旬开始飞絮,北方杨絮飘飞平均在4月10日开始,约一周后柳絮始飞,二者共同飘絮的时间长达半个月以上。有网友调侃:“四月飞絮大如毛,我不过敏我自豪。好诗啊好诗!”我虽然并不容易过敏,但是飞絮飘进眼睛,我总是下意识用手去擦,也十分难受,眼睛红了好几天。


一到四月,北京的地上飘满飞絮。(经济通通讯社驻京记者黄燕明摄。)


   既然飞絮这么让人烦恼,怎么解决呢?打“绝育针”是目前北京治理飞絮的主要方式之一,属于治标措施。这种方式具有“当年注射,第二年见效,且只管一年”的特点,需要每年都给树打针。此外,给柳树做变性手术,砍掉原有雌株树冠,在主枝上嫁接幼嫩雄性枝条,让雌树变身为雄树。不过,需要时常维护,成本较高。北京逢春漫天飞絮的状况一直未能改善。


   飞絮虽恼人,可掐指算算,一年之中,不过三至四周,大部分时间,人们都享受在杨柳的荫惠之中。飘絮太严重的时候尽可能待在室内,在彻底解决问题之前,只好先选一款好的口罩。

十大人气排行

  • 评论
  • 新闻
  • 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