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照中具逾40年之证券及投资经验,现为六福金融主席兼行政总裁。
许氏于2004年获香港特区政府委任为太平绅士,并于2006年获中国珠海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任为政协委员。许氏亦为珠海横琴新区发展咨询委员会委员。
许氏曾出任多项公职,包括香港交易及结算所独立非执行董事、香港旅游业议会上诉委员会独立委员、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房地产及投资信托基金委员会委员、证券及期货事务监理处咨询委员会委员、香港会计师公会调查小组A组委员、公司法改革常务委员会委员、香港交易所上市委员会委员、香港联合交易所理事会理事及副主席、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董事,并于2003-2009期间曾出任证券及期货事务上诉审裁处委员。
 

《政经脉搏-许照中》市场规管者的责任

2016/05/11 15:02打印本文章
  《政经脉搏》内地股市规管单位既未能体察市场活动,基本仍以投资认知与技巧双双不足的
散户为主,过早让市场引入只适宜专业投资者买卖的衍生类金融投资产品,引入了之后到市场受
到重大冲击,出现震荡的时候,却又把责任归究在有关制度或产品容许之下造空的投资者身上,
穷追猛打;反映连他们自己对有关制度或产品的本质也认知不深或是欠缺信心,致出现了去年内
地股市崩跌的时候的那样的横加干预的情况,除了招来话柄,更影响投资者对于投资内地股市的
信心。
  就像「融券」和「股指期货」,这些都是作为平衡市场看好与看淡者之间的买卖机制或工具
,「造多」或者「造空」两者都是机制之内的正常活动;既然引入了,便不宜随便对两者任何一
方的交易作出干预,否则除了违背把它们引进市场的原来意义,而且也违背了自由市场操作的原
则。
 
*细味李剑阁另一番话*
 
  前中国证监会主席李剑阁在今年的「博螯亚洲论坛」上的另一番说话,便很明显针对内地规
管单位上述这前后矛盾的处理方式,他说:「恰恰去年处理股市危机的时候,我们把一些顺周期
的危机当时特别想保留,产生负反馈的东西恰恰那个时候想把它停掉,衍生产品对空机制本来是
可以对冲波动的,结果那个时候怕股市掉的很厉害,把造空的东西砍掉了。本来造空是一个平衡
的力量,包括融券也是一个平衡力量,结果只准融资、不准融券,只准买、不准卖,只准实盘、
不准期货,结果变成单方向了,改变了原来的规则。」
 
*狂牛升市已埋下危机*
 
  李剑阁口中的「顺周期的危机」应该是说当时狂牛般上升之下已经已充满危机的股市;至于
他所说的「产生负反馈的东西」便是他后面所说的「衍生产品」与「融券」等会遏抑了股市升势
,却可令市场「对冲波动」和取得「平衡」的产品与制度。内地股市去年狂牛般上升其实早便已
经伏下了大幅下跌,必须作出调整的危机。然而,在一些规管单位官员有意无意发表了一些推波
助澜的言论,加上股民因而误信那是国家推动的牛市等情况之下,市场遽尔出现逆转,股价崩跌
,不单只一众股民感到错愕,就连规管单位的反应也令人感觉他们是认为股市应该「顺周期」的
上升,不应下跌;因此亟想保持股市升势,致出而干预,忘记了股市于高位上实际是已经危机四
伏,急促下滑是理所当然的事。
 
*只许升不许跌的思维*
 
  内地规管单位这样只愿看到股市顺周期上升,不愿意看到它下跌的表现,也成为除了李剑阁
以外,论坛上其他讲者批评的焦点,认为那总是认为牛市好,熊市不好的思维是对于股市的功能
于哲理上出现偏差的结果,必须反思。至于内地规管单位去年是否果真因此而入市干预,个人不
敢妄下判语;然而市场规管者的责任最重要的还是必须确保有一个公平、公正和公开的市场投资
环境,市场的好与淡是自然调节使然,并非规管单位份内必须保证的事,却是不容否认的事实。
(从港股市场A股化?到内地股市之十七)《六福金融主席兼行政总裁 许照中》
 
(本文只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作者所属任何机构之立场)

十大人气排行

  • 评论
  • 新闻
  • 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