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博客
陶冬先生持有美国犹他大学经济学博士、硕士及北京外国语大学学士学位。他对亚洲地区的经济极有研究,尤其对中国经济的见解更为深入
陶博士过去于多家国际及知名的金融机构出任亚洲区经济研究部及中国研究部主管,工作地点遍及中国、美国及日本,自1994年起获派驻于香港任职。
风云事迹曾就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及2004年中国宏观调控等问题,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预警。 

《陶冬天下-陶冬》美国想要强美元抑或弱美元?

2017/04/20 08:49打印本文章
  《陶冬天下》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曾经向一位商界大佬请益治国方略。对方告诉他,
Hire People Smarter Than You Are,And 
Listen(聘请比你聪明的人,然后听他的)。特朗普是一位商人,完全没有从政经验,对
经济学也不甚了了,在经济政策上的确要从善如流。
 
  特朗普最近发炮,认为美元汇率过于强劲。言语甫出,美元大跌。但是几天后,他的财政部
长却声称,强美元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特朗普团队在政策上公开表达相反的意见,并不稀奇,
但是这次关于美元的不和谐声音,其实反映出不同的经济政策理念和重心。
 
  特朗普的经商黄金期(也是他的破产高发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日在汇率上斗法,
以期获得竞争优势(尤其于汽车业)对他的认知留下了深刻的烙印。特朗普比精英们更深刻地认
识到中低产阶级目前的绝望与愤怒,巧妙地利用社交媒体将愤怒化为选票,成就了一场选举逆袭
。他的Make The America Great Again竞选口号的一个重要环节
就是制造就业机会,汇率政策和贸易谈判乃是基石。
 
  但是自从90年代鲁宾担当克林顿内阁财长以来,美国财政部一直奉行著强美元政策。强美
元带来了海外资金的流入,令外国储蓄为我所用,拉低利率和资金成本,减轻了财政负担、刺激
了楼市股市,也为美国的创新行业提供著资金支持。
 
  这两种观点,难言孰是孰非,前者意在帮助制造业,后者试图用动态金融制造新的增长点。
此时此刻的问题是,哪一种更接近现实,得手的把握更大一些。笔者认为强美元的目标更容易实
现。世界各大央行中,联储是唯一一个明言加息的,不仅加息力度在加强,甚至打算收缩资产负
债表,减少流动性。这就使得美元成为QE世界中的异类。从经济增长看,美国的就业复苏远远
超前于其他国家,完全就业之下工资上涨也开始加速,通货膨胀压力时隐时现。再加上地缘政治
和欧洲选举变数,美元作为强势货币这个趋势,估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当然由于美元前一段时
间升值过急,因应经济数据或政治消息汇率出现短期回调并不令人意外。
 
  最近特朗普的许多政策基调,都出现了修正甚至转向,他在从一位狂野的候选人转变为面对
现实的总统,说明他有能力听取不同意见,甚至打倒「昨天的自我」。相信特朗普时不时要谈谈
弱美元,为升得过急的汇率降温,但是笔者认为美国会维持强势美元的国策,唯有如此才能将资
金成本保持在较低的水准,为财税改革背书,为缓慢地实现货币环境正常化制造稳定的环境。「
让美国再次强盛」,不靠弱美元。《陶冬》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十大人气排行

  • 评论
  • 新闻
  • 专栏文章